2011年1月29日 星期六

關於「法身」的問題

 



 

  之前有格友提到關於「法身」的問題,因為有人告訴他說他已有「法身」,所以已非凡人,應做什麼什麼的修持,要他去找某某人。幸好這位格友非常有正知正見,能辨別此是外道的說法。

  一切眾生本具「法身」,只是一念心迷,所以不見。臨濟祖師說:「一念清淨心光即法身佛,一念無分別心光即報身佛,一念無差別心光即化身佛。法報化三身,本性全具,不用向外別求。」

  禪宗六祖慧能大師有關於色身法身問題的一段開示,於《六祖壇經》云:
僧志道,廣州南海人也。請益曰:學人自出家,覽涅?經十載有余,未明大意,願和尚垂誨。
師曰:汝何處未明?
曰:「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於此疑惑。
師曰:汝作么生疑?
曰:一切眾生皆有二身,謂色身法身也。色身無常,有生有滅。法身有常,無知無覺。經雲‘生滅滅已,寂滅為樂者’,不審何身寂滅,何身受樂?若色身者,色身滅時,四大分散,全然是苦,苦不可言樂。若法身寂滅,即同草木瓦石,誰當受樂?又法性是生滅之體,五蘊是生滅之用。一體五用,生滅是常。生,則從體起用;滅,則攝用歸體。若聽更生,即有情之類,不斷不滅。若不聽更生,則永歸寂滅,同於無情之物。如是,則一切諸法被涅?之所禁伏,尚不得生,何樂之有?
師曰:汝是釋子,何習外道斷、常邪見,而議最上乘法?據汝所說,即色身外別有法身,離生滅求于寂滅。又推涅?常、樂,言有身受、用。斯乃執吝生死,耽著世樂。汝今當知,佛為一切迷人認五蘊和合為自體相,分別一切法為外塵相,好生惡死,念念遷流,不知夢幻虛假,枉受輪回,以常樂涅?,翻為苦相,終日馳求,佛愍此故,乃示涅?真樂。剎那無有生相,剎那無有滅相,更無生滅可滅,是則寂滅現前。當現前時,亦無現前之量,乃謂常樂。此樂無有受者,亦無不受者,豈有一體五用之名?何況更言涅?禁伏諸法,令永不生。斯乃謗佛毀法,聽吾偈曰:
 無上大涅槃,圓明常寂照。
 凡愚謂之死,外道執為斷。
 諸求二乘人,目以為無作。
 盡屬情所計,六十二見本。
 妄立虛假名,何為真實義?
 惟有過量人,通達無取捨。
 以知五蘊法,及以蘊中我,
 外現眾色象,一一音聲相,
 平等如夢幻,不起凡聖見,
 不作涅槃解,二邊三際斷。
 常應諸根用,而不起用想。
 分別一切法,不起分別想。
 劫火燒海底,風鼓山相擊。
 真常寂滅樂,涅槃相如是,
 吾今強言說,令汝捨邪見。
 汝勿隨言解,許汝知少分。 

志道聞偈大悟,踴躍作禮而退。

以下解釋出處:http://fjbbs.fjnet.com/jdks/201005/t20100527_156617.html

志道也是受付囑的十大門人之一。志道提出的問題,也是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惠能大師快刀斬亂麻,三言兩語就使志道心服口服。

惠能大師用的方法還是重新定義,因為志道的認識錯誤,正是在基本概念上似是而非。首先指出,志道對“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滅已,寂滅為樂”的理解,不是正見,而是“外道斷、常邪見”。

為什麼這麼說?

志道一上來就定義“一切眾生皆有二身”,色身、法身,他的問題是,當生滅法滅盡的時候,哪個身享受的寂滅樂?說色身受不對,因為“色身滅時,四大分散,全然是苦,苦不可以言樂”。說法身受也不對,因為“法身寂滅,即同草木瓦石”,怎麼享受樂呢?

惠能則針對他的推理前提,指出:“據汝所說,即色身外別有法身,離生滅求于寂滅。又推涅槃常、樂,言有身受、用。”這樣,把志道的認識錯誤,概括為三項前提錯誤。學過形式邏輯的都知道,推理的前提錯了,就一切錯了。所以,惠能一上來就牽住了牛鼻繩。

三項前提錯誤:一,色身外別有法身。佛教不是這樣說的。佛教認為,眾生心是妄念初動的結果,累世轉于生死輪回。但眾生心又是本源本體生命力的顯現,或者說,一切妄念的作用的動力都是本源本體生命力。從眾生心有生有滅,不斷輪轉來說,稱之為“生滅心”;從眾生心都是本源本體生命力的體現,一旦認識到這一點,就可能超脫生滅心的束縛,與本源本體生命力同一,稱之為“真如心”。“真如心”與“生滅心”只是生命力的作用方向不同。真如心作用方向是成佛,要成佛就不能執著與“我”相;而生滅心的作用方向正是加固、擴大、延續“我”相。所以,不是生滅心外別有真如心,真如心外別有生滅心。

執著“我”相,又分“我執”和“法執”。我執認為是“我能主宰”的意識,法執是認為構成“我”的存在(身)與存在環境(境、界)實有。“身”與 “土”(境、界)都是法(心的功能),是幻有,是比假有“心”(心以識為心王,故有時稱“心識”或單稱“識”來代之)更虛妄的現象。所以,稱之為“法執”。執“色身外別有法身”,就屬于法執。“法身”,這不過從“身”的意義上來表述“本性”(本源本體生命力)、“真如心”的概念,使“心識”具象化的一種方便說法。而“色身”,屬阿賴耶識的相分,是幻有,無有實體,怎麼能說“色身外別有法身”?從形式邏輯上說,說“色身外別有法身”,就像說“紅”外別有 “色彩”,是把不同層次的概念放在同一層面上比較。

二,離生滅求于寂滅。志道說“法性是生滅之體,五蘊是生滅之用。一體五用,生滅是常”,就是認為生滅法是實有的。但按佛教教義:“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而“無為法”只是對治“有為法”,所以,也是幻有,也無實體。因此,一切法都是幻有,都無實體,怎麼能說生滅法以法性為體。既無體,也無所謂用,因此,也談不上以五蘊為用。佛教是不說什麼法是實有,以什麼為體,什麼為用的。生滅法既非實有,所以,就沒有生滅法外的寂滅法,更談不上離生滅法求寂滅法。“生滅法滅已”,就是寂滅法,寂滅法就是對治生滅法的結果。

三,推涅槃常、樂,言有身受、用。志道實際還是以色身的苦樂經驗,來想象涅?常、樂,所以得出不可能(實際是他不能想象)的結論。譬如,他想象色身的寂滅,和色身的死滅一樣,是“四大分散”;而法身的寂滅,是毫無感受,“即同草木瓦石”,那與佛說的“寂滅”相距何止天壤。所以,惠能說:“更無生滅可滅,是則寂滅現前。”本源本體生命力不再向“我”相上作用,也就不受“我”相的絲毫束縛,無限顯示生命力的無窮作用,就是寂滅。“此樂無有受者”,沒有 “我”相,怎麼會有志道理解的受用者呢?“亦無不受者”,生命力的作用,怎麼會沒有受用者呢?一切眾生不是受用生命力才活動、生滅的嗎?佛救度眾生,讓眾生認識到自身本來具足的生命力,不再妄求別的受用,就像你本來家中有用不盡的財富,何必再向外去聚斂財富,辛苦冒險,引起紛爭?眾生認識到這一真理,擺脫多少煩惱,這不是受用嗎?

因此,惠能指出志道在這種外道邪見的牛角尖裡鑽不出來的原因,是“執吝生死,耽著世樂”。以世俗的“生”為實有,只希望此生無限延長,怎麼能理解涅?的常;以世俗的“樂”為真樂,怎麼能想象涅?的寂滅無我之樂?

惠能從正面闡述佛說涅?真樂的道理:“佛為一切迷人認五蘊和合為自體相,分別一切法為外塵相,好生惡死,念念遷流,不知夢幻虛假,枉受輪回,以常樂涅?,翻為苦相,終日馳求,佛愍此故,乃示涅?真樂。”世人執迷,是“認五蘊和合為自體相,分別一切法為外塵相”,“自體相”就是“我相”,就是“心識” 相,又稱內境界;“外塵相”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環境,包括自然環境與人文環境。“人相”、“眾生相”都是外塵相,“壽者相”通于自體相和外塵相。佛說法必有針對性,說“涅?常、樂”,就是針對以“生滅為常”,以世樂為樂的錯誤邪見。志道執著在這樣的邪見上,怎麼能理解“寂滅為樂”的法喜呢?以邪見為前提,只能把涅?理解為“即同草木瓦石”,得出“涅?禁伏諸法,令永不生”的錯誤結論。涅?哪裡是“禁伏諸法,令永不生”?恰恰是利用諸法,為對治眾生妄心、生滅法用。有求必應,令諸法為救度眾生生起。

惠能以偈語總結復述涅?(寂滅)真義:

“無上大涅槃,圓明常寂照。”大涅槃(無餘涅槃,有別于阿羅漢有餘涅槃)是無上佛果,像大圓鏡照現一切法、相,而不生染著,常寂不動。

“凡愚謂之死,外道執為斷。”凡夫、愚人說這就是“死”的代稱,外道執著為“斷”法,認為這一生就徹底結束了,一切再不與我有關。

“諸求二乘人,目以為無作。”求聲聞、闢支佛解脫道的,都把涅?境界理解為沒有什麼有意的作為(無作)。

“盡屬情所計,六十二見本。”這些都是有情眾生出於自身經驗和願望,對涅?的計量、猜度,是“六十二見”的基礎。“六十二見”是對當時印度外道邪見的總括,有幾種說法。涅?經說:“雲何菩薩遠離五事?所謂五見。何等為五?一者、身見,二者、邊見,三者、邪見,四者,戒取,五者,見取。因是五見生六十二見。因是諸見生死不絕,是故菩薩防之不近。”“六十二見”由“五見”而生。

“妄立虛假名,何為真實義?”“死”、“斷”、“無作”都是有情眾生妄立的“涅?”虛假名,哪個是涅槃的真實含義?

“惟有過量人,通達無取捨。”只有超過這些度量之心的人,才能通達涅?真義,對眾生所謂種種涅?相不取不捨。不取,是因為見性而知涅?真實義。不捨,是向眾生示他們所喜的涅?相,誘引他們入佛道。

“以知五蘊法,及以蘊中我,外現眾色象,一一音聲相,平等如夢幻,不起凡聖見,不作涅?解,二邊三際斷。”如實了知種種色象,一一音聲相,都是五蘊法與五蘊法中“我”外現,在夢幻意義上,它們是平等的,不起凡夫、聖賢的分別見,漏盡通,離煩惱相,不作涅?解。這樣,“斷見”“常見”兩邊,“過去” “現在”“未來”三際的執著就斷滅了。

“常應諸根用,而不起用想。分別一切法,不起分別想。”見性即能自覺起用。佛菩薩的自覺起用,和凡夫的妄心使用,區別在自覺起用,用而不起用想,分別而不起分別想。如金剛經中佛說:“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當生如是心。我應滅度一切眾生,滅度一切眾生已,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

“劫火燒海底,風鼓山相擊,真常寂滅樂,涅槃相如是。”劫火焚燒世界,大風摧毀世界,都是世界進入壞劫境象,即如草木瓦石,也被劫火、大風毀壞。但寂滅之樂,處於這樣的條件下也不減毫分,這才是涅?。

“吾今強言說,令汝捨邪見。汝勿隨言解,許汝知少分。”為了使你棄捨邪見,我強說了這些話。你不要從字面上去理解,我認為你是可以知道一點佛理的。

志道聽了這偈語,一下子開悟了,高興得跳起來,禮拜了惠能,退出丈室。我寫到這裡,也有“踴躍作禮”的衝動。佛法難懂,佛理易知,機會難得,明師難遇,怎不叫人“踴躍”,叫人“悲泣”。
 

 

4 則留言:

  1. 感恩師父慈悲開示 末學已經明瞭法身的真諦 今後當時時懺悔  道業更加精進  勤修福慧  以報四恩  發願人間菩薩大招生  宏楊正信的佛法  廣度有緣人  無限感恩~
    虔誠祝福  法體安康  法輪常轉
    末學   明韵  虔誠恭敬頂禮合十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明韵仁者:阿彌陀佛!

      感恩您的分享,也願我們跟隨正信善知識的腳步,
      如您所說的,
      當時時懺悔  道業更加精進  勤修福慧  以報四恩  發願人間菩薩大招生  宏楊正信的佛法  廣度有緣人!

      印隆合十

      刪除
  2. 感謝分享 ~^^~
    祝!順安 ~^^~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