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日 星期日

發願往生 —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尊者 講授

 

頂禮本師釋迦牟尼佛!

頂禮無垢光尊者!

       在無窮無盡的宇宙中,佛陀所顯現的幻化無量無邊,所教化的剎土也紛然呈現。然而在即生當中,大多數人最感緣近的還是西方極樂世界。在他們的心念當中,也會時常憶念極樂世界的種種美妙莊嚴。依佛經記載,極樂世界屬化身剎土,比較容易往生。華智仁波切和麥彭仁波切,也都曾贊嘆過西方極樂世界和東方現喜剎土的種種功德(東方現喜剎土乃是東方不動佛之清淨剎土,距婆娑世界十萬億國土,眾生壽命十萬劫。那里雖然有男人、女人,但人們卻不受貪心和嗔心的惱害,功德不可思議。然而在諸多經續中,卻并未闡明需要具備何種因緣才能順利往生到那里。不過,我們在憶念東方不動佛的時候,我們的心相續當中就會播下往生其剎土的種子。)。雖然從究竟意義上講,東方不動佛和阿彌陀佛并無差別,但無論依靠我個人的分別念來判斷,還是就經論當中的文字方面進行觀察,我仍然認為其剎土的莊嚴殊妙,似乎不能與極樂世界相提并論。 

  至于極樂世界有無凡夫,各大祖師則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竹慶仁波切認為極樂世界有凡夫存在,而噶瑪恰美仁波切和麥彭仁波切對此則持否定態度。麥彭仁波切是這樣解釋的:普通凡夫往生極樂世界之后,通過阿彌陀佛的無上加持,立即就會成為登地的聖者。對于這些不同的觀點,以及各位祖師大德的究竟密意,我們都應予高度重視,并應通過精進聞思去深入理解。萬萬不可依靠凡夫的分別念妄加揣測、隨意評價,以免由此造下無邊罪業,為自己往生西方設置障礙。 

                              
       麥彭仁波切在《淨土教言》中開示,如若沒有造下謗法罪和五無間罪,又具足對阿彌陀佛的信心和意樂等這四大因,一般人都能順利往生到那里,這一點是勿庸置疑的

       到謗法的過患,噶當派曾在其教言有所涉及。喇啦曲智仁波切和薩迦班智達都明確指出,普通人不可以犯謗法罪。噶瑪恰美仁波切在《極樂願文》中,除詳細記述了如何辨別謗法罪與非謗法罪之間的界線以外,還論及了五無間罪、近無間罪的諸多過失。其中,盡無間罪并不容易違犯,而在五無間罪中,殺父母、殺羅漢、出佛身血、破和合僧等,在一般情況下也很難觸犯。至于謗法罪的情況就不盡相同了。一方面稍有不慎就易違越;另一方面,多數情況下又很難確認謗法與否。至于謗法與非謗法的界限,在《彌勒菩薩請問經》中有較詳盡的開示。 

         若就今生的顯現而言,我們前世應該沒有造過五無間罪,否則,此世也不會得到人身。因為如若造下此罪,往往身后立即感受果報,其惡業一般不會隔世成熟。然而,無論三藏法師還是普通行人,在今世的言行中卻極易觸犯謗法罪。為此我們應當時常猛力懺悔。佛經中講,念誦十萬遍金剛薩埵心咒,可以懺淨違犯密乘根本誓言的所有罪業,而謗法罪則屬于違犯顯宗得根本誓言,所以如是念誦定可清淨此種過患。

       這也是本院每年召開金剛薩埵法會的目的所在。法會期間,每位參加者于兩、三天內即可積累一億遍心咒之功德,其懺悔罪障的力量可想而知。釋迦牟尼佛曾指出,眾人共修之功德是各人所修功德的總和,也就是說,如果一萬人參加同時參加法會,每個人于法會期間所造善業都將增長一萬倍。然而,如今卻有很多人不相信這一點,世間的學者對此也不予承認。事實上,無論善業抑或罪業,若眾人共同協商、參與,每個人將得到一份相等的功德或罪業。例如一千人同時密謀殺害一人,待到果報成熟之時,千人中的每個人都會感受殺害一人之果報。而眾人所造之善業功德也與其理相同。盡管這樣,卻仍有一部分人錯誤地認為個人念誦的功德較大,集體共修的功德較小,這些見解都是對因果關系不十分信任所致。作為一個修行者,我們理應相信佛陀的教言,特別是對因果要生起堅定的信解,以后再遇大型法會時,一定要積極參加,從而得到大家共修得善業功德,這同個人修持的利益相比,相差十分懸殊。 
                                                 

       總而言之,我在此希望大家一心一意觀想阿彌陀佛,日夜祈禱,共同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假如能如此行持的話,無論今生或來世,我們都會沉浸在無邊的快樂當中。正如前輩大德在金剛道歌中所吟唱的那樣:具足菩提心的人今生可以得到快樂,來世也能往生西方,不會被痛苦糾纏!一想到這里,我就不禁心生歡喜!如今,雖然我這個四大假合的色身已經年老體衰、羸弱不堪,卻仍然禁不住要唱起悅耳的金剛歌,跳起歡快、優美的金剛舞……

       我個人認為能夠有幸聽聞無垢光尊者的殊勝教言,是一種極大的福報,因為尊者的教誨對每一個欲界凡夫几乎都行之有效。在學習的過程當中,我們隨時都可以感受到尊者嚴厲的目光似乎正注視着我們,因而每個稍有善根的人都感到惴惴不安、羞愧萬分。如果有哪個人在學習尊者教言時仍然無知無覺、麻木不仁,那他如果不是一位已經證悟了的成就者,就一定會是個不可救藥的蠢才。 
    

         現在,世間眾生所造的惡業堆積如山,無論何時何地,眾生都都不可能得到片刻安樂。當我們對此憑借着自己的頭腦加以思考和抉擇時,又怎能不生厭煩之心?回想劫初的時候,人們能夠自然行持佛法,以神變行于虛空,以禪定為食,通身都可放射光芒。但是隨着煩惱越來越重,眾生的福報也越來越小,世間與出世間的能力也越來越低,以致逐漸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當今已是五濁熾盛,世界上再難尋找到一絲真正的安樂,到處都充斥着飢饉、瘟疫,乃至戰爭等種災難,這是多么令人悲傷的事情!在這種一片惡劣的大氣氛中,如果我們還要遣除自己的各種違緣的話。就必須多念誦具光佛母心咒。并虔誠地祈禱觀世音菩薩。 
          

       蓮花生大士曾授記道:時日雖依舊,人心已不古。遙望渺渺星漢,從古到今,我們曾看過多少次日落日出、斗轉星移?!正如人間草木歲歲枯榮、周而復始一般,大自然的許多景致都是恆久未變、年年依舊,而人的心地卻再難以回復如初。

       多么希望大家都能時刻觀察自己內心啊!我們應盡量克制煩惱和貪欲,避免一切惡劣行為的發生。如果是老年人,那就不要再聚集閑聊,以免浪費光陰;年輕人也不應與世間凡夫俗子一起終日廝混;至于小孩子,父母更要對他們嚴加管教,決不要他們沾上任何惡劣習氣。寂天論師在《入菩薩行論》中曾經指出:身為菩薩,每當行事之前,應當首先觀察自心,以便權衡善惡利弊。我們應該只做該做的事情,而不做想做的事情。 
                                                                                                         
       在此末法時期,無論就外在的器情世界,還是就眾生種種不堪入目的顯現而言,均可謂剛強難化。因此希望大家能夠樹起正見,深切思維,認真取捨自己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以便維護佛法的總體形象。

       每當我們觀察自己的內心時,我們就會發現,屢屢涌現出來的,多是難以克制的諸多煩惱,真正的善念實乃少而又少。即便偶爾生起將心識轉向佛法的念頭,那好不容易才生起的善念也總是一閃即逝,力有不逮。如果我們再轉而觀察人生的各種因緣,便會發現,即使自己誠心誠意地祈禱上師三寶,無意中也會遭遇眾多違緣,本身的壽命也如同草尖上的露珠一樣短暫無常,這些都會令我們心灰意冷。由此,我們才可以深切體會出高際必墮,積聚必散,有生必有死,有興必有衰的深刻道理。并進而認識到世間的所有法則、輪回中的一切顯現都實如此的不可依靠。因此,只有發願從輪回當中解脫出來,才能擺脫痛苦的捆縛,得到究竟的利益。

                    

       在這個發心的過程中,我們最好不要憑空許諾要承擔多重多重的擔子。在經過反復權衡后,凡是覺得自己無法勝任的工作,無論是有關佛法的,還是與佛法無關的,都不要一概答應,更不要輕易就發下宏願。作為一名薄地凡夫,我們本來就不可能具備超凡的工作能力,故而應當努力從發起願菩提心做起,以期通過修行提高個人的能力,并非要好高騖遠地去實踐什么菩提心。否則不但對于眾生利益甚小,還會對自己搆成危害。因為利益眾生的前提是必須具足不共的智慧與能力。否則就一定難堪重任。若度化眾生的因緣尚未成熟,自己就貿然行事,固然其發心值得敬佩,但實際效果定然不會理想,并且還會因此而障礙個人修道,其結果無非是竹籃打 水一場空而已。所以,在沒有獲得足夠的智慧與能力以前,我們還不如前往寂靜之處精進修持,以期早日做到願行一致。

       以往的高僧大德、諸佛菩薩們,對于寂靜清幽的山林深處無不交口稱贊──那里沒有野蠻的眾生和喧鬧的場面;那里遠離了暴力和傷害,有的只是善解人意的小動物和空中的飛鳥,而它們也會成為修行人的忠實侶伴。如此棲身在密林之中,定會感覺悠然靜謐;安住于山洞之內,怎能不感愜意安閑。山腳下,潺潺的溪水緩緩流過;平原上,五顏六色的鮮花爭奇斗艷;嗡嗡的蜜蜂,在花叢中槃旋飛舞,唱着動人心弦的歌謠;不知名的小鳥,三三兩兩地婉轉啼鳴,忽高忽低地追逐嬉戲;微風吹拂,送來縷縷沁人心脾的旃檀清香;波光瀲灩,蕩漾着天鵝純淨的倒影,令人心醉神迷;遠處的山澗中點綴着叢叢翠綠的松柏;而腳下的山坡又鋪展開無邊的如蔭芳草。這簡直就是一幅如詩的畫卷,猶如天國降臨在人間。堪布尼登仁波切在讚頌色達寂靜處的一篇文章中也曾說道:如此寂靜的山林猶如天國的花園,四季的無常變化也能為行者之觀修帶來無上助緣。 
                        
       如今,已經趨入了解脫大道的我,隨順佛陀的言教,發自內心地勸告大家前往寂靜處所,精進不懈地修持善法,度過有意義的一生。

       在我們借以棲身的這個輪回大海中,到處都充滿了痛苦,所以具有智慧的人一定要仔細取捨因果,精進修持正法,以便將來弘法利生時能引導眾生共同脫離苦海。要知道以我們現在的凡夫境界要想度化眾生,那是極為困難的。所以,我在此奉勸每一位有緣弟子,一定要發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在那里,我們將獲得無礙的辯才和究竟圓滿的智慧,然后再入此娑婆以度化眾生,那才會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據佛經記載:西方極樂世界乃清淨剎土,其殊妙功德不可思議,因此,我們首先應當捨棄自己的天靈蓋──發願放棄今生,了脫輪回,進而力爭往生西方。以前有一位大成就者在召開極樂法會時,曾告訴大家,如不能現量地觀想出阿彌陀佛及其手中之缽,就可以方便法觀想他本人與他手中的大碗。同樣的道理,假如我們當中有人不擅長觀想本尊,便可僅僅觀想唐卡上面阿彌陀佛的形象,這樣也仍然可以獲得殊勝的加持。 
        

                                   

       盡管我不厭其煩地宣說了我自己對末法時代的種種不盡人意,不如理如法,甚或丑陋、可怕、必墮地獄等現象的厭煩之心,但有句古話說得好:愛之切,故言之也苛。就我本心而論,我多么不願看到這些讓我心痛的行為啊!我多么希望佛陀的朗朗慧日能重新輝耀于藏地乃至全世界的被烏云遮蔽的天空之上!我根本就不願看到綿延几千年的佛之慧燈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中墮于黑暗! 
                                                     
                                 怙主大寶法王所畫的西方三聖像

       我可以坦誠地將一句,無論五濁惡世的滾滾濁流有多么喧囂,眾生有多么貪婪與愚痴,只要有人還在行持善法,還在精進聞思,還在清淨的地方不禪孤獨與寂寞的迅猛修行,我本人就永遠不會遠離他們!

       即就是大多弟子都已懈怠、懶散下來;即就是大多數世人都已被各種世間八法所包圍、所污染;即就是許多修行者都已背叛了他們根本上師的教言;即就是有越來越多的僧人都已把出家當成一種職業;即就是有一撥又一撥的假活佛、假堪布們大批應世弘法”,我還是要說一句:正因為怒其不爭,我才會對他們心生厭煩;正因為哀其不幸,我想我還不會對他們真正生起厭煩心。因為我要盡到我作為一個上師的基本責任,特別是在當前這樣一個顛倒混亂的群魔亂舞的時代。
                                           

       我相信在不遠的將來,我一定會實現自己的諾言──我自己以及所有眷屬都會在西方極樂世界裡相見!

                           回向文

  文殊師利勇猛智,普賢慧行亦復然,

  我今迴向諸善根,隨彼一切常修學。

  三世諸佛所稱歎,如是最勝諸大願,

  我今迴向諸善根,為得普賢殊勝行。

  願我臨欲命終時,盡除一切諸障礙,

  面見彼佛阿彌陀,即得往生安樂剎。

  世世不離清淨師,殊勝妙法恒受用,

  地道功德極圓已,金剛持位速得證。

  願善妙增廣!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