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日 星期日

七寶塔涌現因緣


【佛典故事】

如來百千劫中,孝養父母,在所不惜,知恩報恩,無有窮盡……

一日,名叫闥婆摩羅的天樂神,彈著七寶琴,前往精舍求見佛陀。闥婆摩羅虔誠地禮佛之後,恭敬歡喜地在一旁彈琴供養,微妙的梵音和雅動聽,大眾聞之喜悅無量。


當時佛陀即入有相三昧中,以三昧力令琴聲遠傳三千大千世界,其音具足演說苦、空、無常、無我、不淨之理,使眾生聞此妙音,知佛將演說過去無量祇劫因地知恩、報恩,孝養父母之事。一切眾生皆隨聲來到佛前,頭面頂禮,依序而坐。

大眾瞻仰著如來莊嚴相好,目不暫捨。當時如來入三昧定中,一切大眾亦默然。剎那間,有七寶塔從地涌出,停在空中,無數幢幡懸於其上,百千寶鈴隨風自鳴,出微妙音。大眾見此殊勝之相,心生疑惑:「不知什麼因緣,有此寶塔從地涌出?」聲聞弟子舍利弗等,乃至彌勒菩薩等久住娑婆世界的菩薩亦不知其緣為何。

於是佛出三昧,帝釋天、忉利天王即以天衣敷師子座。如來升座,如須彌山王處於大海。時彌勒菩薩觀察大眾皆有疑惑,故從座而起,至佛前頂禮佛足,合掌問佛:「世尊!以何因緣有此寶塔從地涌出?」於是佛陀為大眾宣說此塔因緣。

過去久遠劫前,有毗婆尸如來出現於世,教化無量眾生。毗婆尸佛滅度後,像法之時,有國名為波羅奈,其大王聰慧仁賢,常以正法治國。大王求子多年終得一相貌端正男兒,經占師卜卦立字,以太子性善不瞋,名為「忍辱」。忍辱太子其年長大,好喜布施,聰明慈仁,對待眾生慈悲、平等。但是大王有六位性情暴惡的大臣,奸詭佞諂,枉橫無道,為人民所厭患。當時六大臣自知行為不當,便對太子心懷嫉妒。

有一天,大王身染重病,苦惱憔悴,命在旦夕。忍辱太子告訴大臣們:「父王病危,該如何是好?」大臣們聽後,回答太子:「國王命將不久,想求妙藥也求不到,只好等國王命終吧!」太子聽了,難過得昏倒在地。

於是六位大臣共相謀議:「這太子不除,我們未來日子也不好過!」有一大臣故意告訴太子說:「臣下向國境內六十小國、八百聚落求覓藥草皆求不到。」太子問:「你找的是什麼藥?」大臣答:「解藥就是從出生到現在都沒有起過瞋恚之人的眼睛及骨髓。如果能得到此藥,即可保全國王的性命;如果不能,國王就無藥可治,只可惜國內沒有這樣的人。」太子非常擔憂父王,告訴大臣:「我似乎就是這樣的人,從出生到現在,從來沒有起過瞋心。」大臣說:「太子就算是符合這樣的條件,但也太困難了,因為天下人最重視的莫過於自己的身體。」太子回答:「如果父王的命可以保全,假使要捨百千身亦不為難。」於是大臣便說:「那就隨太子的意思吧!」

太子非常開心,終於找到可以救父王的解藥,迫不及待要趕緊成就,於是去向母親稟報此事,希望母親不要擔憂。王后聽了立刻昏厥,過了許久才甦醒。太子告訴母親:「父王命在旦夕,宜速辦此事,令國王服藥。」於是傳喚大臣及諸小國王來,於大眾中宣告:「我今日與大眾道別。」大臣便喚劊子手來將太子斷骨取髓,並剜其雙眼。

大臣將太子的雙眼及骨髓擣成藥,呈給國王服用,國王病即痊癒。國王問大臣:「如何得此妙藥,除我病苦,保全性命?」大臣回答:「今此藥乃忍辱太子所成就,非臣力所能辦得。」大王一聽,心驚毛豎,顫聲問大臣:「忍辱太子現在何處?」大臣答言:「太子在外面,身體傷損,命將不久。」大王聽了放聲大哭,大喊著:「我怎麼可以如此無情,吃下兒子身體所做的藥!」趕到太子所在之處時,太子已命終。國王、王后、大臣、百姓,無量大眾前後圍繞。王后非常傷心懊惱,撲倒在太子屍體上,哀嘆:「因為我過去造了惡業,使我的孩子必須身受此苦,為什麼不讓我的身體碎成千萬塵土,而讓我兒喪命呢?」後來大王及各諸小國王以上好的牛頭栴檀香木補全太子身骨,再以七寶造塔供養。

世尊說完這段因緣,告訴大眾:「當時波羅奈大王是我今父淨飯王,當時的母后是我今母摩耶夫人,忍辱太子就是我。菩薩因地修行,於無量阿僧祇劫孝養父母,以衣被、飲食、房舍、臥具,乃至身肉骨髓亦在所不惜。以此因緣方得成就佛道。今此寶塔從地涌出,因我過去為父母捨骨髓、捨性命,人民於此處起塔供養,我今成佛即涌現在前。」

爾時無量人天、諸龍鬼神聞此因緣,涕淚交加,異口同音讚歎如來百千功德,並發起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亦有無量百千眾生發聲聞、辟支佛心;亦有無量人得須陀洹果乃至阿羅漢道,亦有無量百千萬億菩薩,不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典故摘自《大方便佛報恩經卷三》


省思


子曰:「今之孝者,謂之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父母之恩於我,天覆地載,粉骨碎身未足酬,深恩實難報盡,況過去無量劫中無量父母,皆須報恩,如何報得?

唯以恭敬一法,虔誠奉事、孝養父母,令得身心安樂,不令苦惱。進而更知「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子是我母」對於一切眾生,皆以平等大慈悲心對待,以財施、法施、無畏施,行大布施,利益有情,生生世世,不疲不厭,是最勝報恩之法。 

【中台世界】佛典故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