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1日 星期三

大乘本生心地觀經講記---報恩品第二

 



太虛大師講述  /  二十一年十二月在閩南佛學院


甲二  聖教正說分

乙一  稱性頓宣

報恩品第二

本經全部分成品類共有十三:第一序品,即「教起因緣分」;第十三囑累品,即「依教奉行分」;餘從報恩品以訖成佛品,共有十一,即聖教正說分。今明此「聖教正說分」,有「稱性頓宣」與「應機漸說」之二。「稱性頓宣」者,即報恩品首。「爾時世尊」乃至「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之一節。「性」者,即一切諸法如如之真實性,此一切諸法如如之真實性,乃佛陀如實證得,亦即本經所謂「心地觀」者是也。唯此稱性如實之法,始為一乘真實究竟之理。故佛陀於菩提樹下,最初三七日中轉大法輪,即為菩薩頓宣一乘圓妙之法。但凡小根性不能領受,於是次轉四諦法輪,以及隨眾生根性而宣說種種妙法。今此經首便稱性頓宣佛陀自證之如實妙理,亦同華嚴之僅可為地上大士而說;在未證二空之二乘尚不能領受,況於天龍等在凡之眾生乎?故佛於爾時從三昧起,即唯告彌勒等大菩薩,稱其所證之如如實性而頓宣說之。頓宣,是直說佛果上自證自住之大乘妙法。然此妙法,若嚴格言之,唯佛與佛乃能究竟,故言頓宣,是不藉位次而說者也。但此心地觀之真實妙法,雖唯佛與佛乃能究竟,而佛與佛實無藉言說;言說所為之極旨,端在彌勒等十地滿心位登等覺之大士,於不久期間即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補於佛位,故正應為之頓宣也。若此會諸大菩薩,可從始至終直宣其真如實性之心地觀法,但此會中有妙德等之初機眾生,未堪受此一乘究竟佛果之妙法,故次有「應機漸說」──始於欲界及上二界人天等之「五乘共法」,從此品以訖離世間品皆是;繼有應聲聞、緣覺等之機說「三乘共法」,從厭身品以訖功德莊嚴品皆是;後乃再歸到應菩薩等之機而宣說之「大乘不共法」,從觀心品以訖成佛品是。此「聖教正說分」之所以有「稱性頓宣」與「應機漸說」之二科文也。

「報恩品第二」者,恩、即德惠之義,凡於己身能有所增益之道德、學問及資用等,皆名之為恩。彼既有恩惠於我,吾人應思木本水源,不能忘其根本,故應知恩而報答之。品,即品類,即是一經文義有各種之性質;今將其相類之一分而合聚為一品,故名報恩品。此品次於前之序品,故名第二。恩有四種,即父母、眾生、國王、三寶是也。此四種對於吾人皆有恩惠,故應報之。然此品初有佛從定起告彌勒菩薩一節,為「稱性頓宣」之文,雖寄在本品之前而其義固大有不同。然亦因有此一節,始引起下文妙德長者等所謂:菩薩行果迂遲,違於父母之供奉,尚不及修二乘菩提,於三生百劫中即能離苦得樂,其報父母之恩亦易。故此文雖不為報恩品之親因緣,而其為增上緣則無疑矣。又「稱性頓宣」之文少,故不別立一品而攝此報恩品中,猶法華頓宣諸法實相十如是之寄於方便品也。

爾時、世尊從三昧安詳而起,告彌勒菩薩摩訶薩言:『善哉!善哉!汝等大士諸善男子,為欲親近世間之父,為欲聽聞出世之法,為欲思惟如如之理,為欲修習如如之智,來詣佛所供養恭敬。我今演說心地妙法,引導眾生令入佛智。如是妙法,諸佛如來過無量劫時乃說之。如來世尊出興於世,甚難值遇如優曇華!假使如來出現於世,說此妙法亦復為難,所以者何?一切眾生遠離大乘菩薩行願,趣向聲聞、緣覺菩提,厭離生死永入涅槃,不樂大乘常樂妙果。然諸如來轉於法輪,遠離四失說相應法:一、無非處,二、無非時,三、無非器,四、無非法。應病與藥,令得復除,即是如來不共之德。聲聞、緣覺未得自在諸菩薩眾不共之境,以是因緣,難見難聞菩提正道心地法門。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是妙法一經於耳,須臾之頃攝念觀心,薰成無上大菩提種,不久當坐菩提樹王金剛寶座,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者,即如來在三昧中受獅子吼等讚畢之時。安詳而起者,前如來在三昧中,雖受人天等之供養及獅子吼之讚歎而不動其三昧,是因說法時未至;今說法正是其時,故如來即從三昧安詳而起,以彰顯如來之清淨業用,而稱性宣說諸法實相,故特以告彌勒菩薩。「彌勒」,此言慈氏;名阿逸多,阿逸多此言無能勝。如來之所以特告彌勒者,因此菩薩於不久期中即當作佛;且又是在此世界繼續釋迦如來之佛位者。雖尚有其他諸大菩薩,然釋迦佛法之付囑即在彌勒;此品末有若人流布此品,命終即得往生彌勒內宮,及三會龍華而得解脫等,即是此意。善哉善哉者,是稱讚至極之詞。善男子者,凡一切眾生於三寶中能種諸善根者,皆名之為善男子,世間之父,即正指如來,因如來能與世間眾生以出世樂故。出世之法,即不可思議之妙法。一切世間諸法皆不離尋思測度,此尋思測度,不過妄心之分別與言論之假立,虛妄計度故可破壞;而出世之不思議法,離於虛妄計度及言說之假名,乃佛陀自身所證真實、常住、不思議、不變壞、如如之理性,亦即本經中之「根本心地」。宇宙間一切諸法,情與無情,皆攝於此「根本心地」之中,為此「根本心地」之所現。析言之,即以根本心地能觀之智慧,而證得根本心地所觀之理體者也。如如之理者,即根本心地所觀之理體;如如之智者,即根本心地能觀之智慧。今再合明之:若欲思惟如如之理,必先聽聞出世之法;既聞出世之法已,尤須勤加功用以修習如如之智;如如之智既成,則如如之理隨顯。如是,則如智即理,如理即智,二而不二,不二而二。要之,即無分別之一真法界也。復次、為欲聽聞出世之法:故親近世間之父,來諧佛所恭敬供養;為欲思惟如如之理,故親近世間之父,來詣佛所恭敬供養;為欲修智如如之智,故親近世間之父,來詣佛所恭敬供養;為欲成就聞所成慧、思所成慧、修所成慧,故親近世間之父,來詣佛所恭敬供養。

心地妙法,即根本心地中所有微妙難思之法,法華所謂,「我法妙難思」,亦此意也。今此心地妙法,無論其為能照(如佛所放之金色光明),無論其為所照(如虛空等),皆是能所雙亡、緣觀俱寂之無分別智境,非一切邪妄分別所能知。因此邪妄分別,建立於分別之上,而根本心地之妙法乃無分別智之所行。唯其如是,故能與事理相符契,不同於龜毛兔角之相用全無。然此心地妙法,固甚深微妙難可思議,但欲令眾生得知此法,又不能不方便善說,引導眾生令其從聞而思,從思而修以入於佛智;亦即法華所謂:『如來為令一切眾生開示悟入佛之知見,故出現於世者也』。如是妙法至時乃說之者,即是說:如此微妙難思,非三界心心所所能知之心地妙法,諸佛如來於無量劫中,始偶然說之,因眾生之機不堪受此大法故。

如來世尊至如優曇華者,是說:佛之出興於世,如優缽曇華之甚難值遇;汝等切不可失此勝妙之時期也。常樂妙果者,是佛果所證「常、樂、我、淨」之四德,今但言常樂者,是略文也。前說如來出興於世,亦所謂最難者也,今更進一層告之:佛之出現於世固屬甚難,既出現已而欲求其說此大乘心地觀之妙法,尤復難於佛之出世。因一切眾生皆不樂大乘妙法,故遠離於菩薩之行願,趨向於聲聞菩提、緣覺菩提之法位。故於厭離生死之心,如欲速脫牢籠;而於欣樂涅槃之心,則如獲得真寶:故於三生百劫之內,便速即入涅槃。於大乘之常樂妙果,雖美善而總覺其難行,故但修四諦、十二緣起等法以為究竟。因此類眾生根性眾廣,故佛應機而說此法之時期亦多。此所以謂如來雖難逢出現於世,而說此妙法尤難於如來出世。

然諸如來至說相應法者,相應即「契合」義,契合眾生之心性故。如來說法,不惟契理而亦契合眾生之根性,故言契經。若一味稱性而說者,則過失隨生,豈得云遠離四失耶?遠離四失者:一、無非處:若以理言,即是真即云真,假即云假,乃至有無、是非,無不各適於理;若以事言,即是佛在大眾之中,凡有所言說,皆適應所處之環境也。二、無非時:若以勝義諦言,即如來所說之法皆初中後善,應言有為說無相之教,有教及非有非空之中道教亦然;若依世俗諦言,即佛於鹿野苑及祇園、靈鷲山等所說之法,無不適宜於當時。三、無非器:器者,即是根器,指受法之眾生。若以勝義諦言,即一切眾生皆有成佛之法器,所謂「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故佛所說之法皆適宜於眾生之心,無有不令其成佛者。若以世俗諦言,即是未種善根者令種,已種善根者令其增長,已增長者令其成熟;或隨其五姓所宜而說。四、無非法:若以勝義諦言,即一切皆真如,皆畢竟空、無願、無相、不生不滅、不一不異等;若以世俗諦言,即如來所說之四諦、緣起、根、力、覺、道、四無量、六度等法,皆最清淨法界之等流,亦無不令一切眾生──若聲聞、若緣覺、若菩薩、莫不各隨其所應而還歸最清淨法界。

應病與藥至心地法門者,即說如來善能療治眾生之病;雖眾生之病種類不齊,而如來皆能隨其病症而療治之,故眾生之病無不隨其藥而遣除,此即如來不與聲聞、緣覺、菩薩等所共之德。何則?因聲聞、緣覺等所發之心甚屬狹小,故其所知之法亦甚狹小,而所得之果亦不大;菩薩所發之心雖與佛同,將來所得之果亦與佛等,但尚在解行修習時期,於福德智慧功德尚未圓滿,尚居於未得自在位。此自在義,於大乘莊嚴經論有其四種:一、分別自在,菩薩在第八地捨離一切功用,於一切法遠離分別,故於一切法無用分別亦得自在而知。二、剎土自在,菩薩於第八地,其心清淨自在,故剎士亦清淨自在。三、智自在,菩薩於第九地得四無礙解,故其說法之智,亦得稱理自在而說。四、業自在,菩薩於第十地無有煩惱惑業,斷盡煩惱、所知二障,故於業得自在。又如智度論說:八地以上菩薩,即得十八不共法、於法自在。若嚴格論之,即唯等覺後之佛陀,始能圓滿自在,故云如來之德為不共之德,不與聲聞緣覺等所共也。然此中所言未得自在菩薩,正指八地以前之菩薩;就寬義言,指地前之菩薩亦不妨。由此,於佛前所說之如如理、如如智,為一切天人之所難見難聞。無上大菩提種者,即是說:若有眾生能於佛所說之心地妙法,依如是法而作如是觀,便能薰成無上大菩提種子。菩提樹王者,佛在此樹下,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得此名。王者,因佛於此樹下作大法王,故樹亦依佛稱王,如昔日君主所居之宮室,亦依國王而名王宮也。金剛寶座者,佛入金剛喻定而坐此座成等正覺,故得此名。此座即在菩提樹下,下極金輪之際,上與地平,為賢劫千佛坐此座而成菩提之處也。

 

乙二  應機漸說

丙一  五乘共法

丁一  欲界人天乘之五乘共法

戊一  答妙德等問

己一  妙德念問

爾時王舍大城有五百長者,其名曰:妙德長者,勇猛長者,善法長者,念佛長者,妙智長者,菩提長者,妙辯長者,法眼長者,光明長者,滿願長者。如是等大富長者,成就正見,供養如來及諸聖眾,是諸長者聞是世尊讚歎大乘心地法門而作是念:我見如來放金色光,影現菩薩難行苦行,我不愛樂行苦行心,誰能永劫住於生死而為眾生受諸苦惱?作是念已,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異口同音前白佛言:『世尊!我等不樂大乘諸菩薩行,亦不喜聞苦行音聲。所以者何?一切菩薩所修行願,皆悉不是知恩報恩,何以故?遠離父母,趣於出家,以自妻子施於所欲,頭目髓腦隨其願求悉皆佈施,受諸逼惱,三僧祇劫具修諸度八萬四千波羅密行,越生死流方至菩提大安樂處;不如趣向二乘道果,三生百劫修集資糧,斷生死因證涅槃果,速至安樂,方名報恩』。

此敘當佛在靈山說法告彌勒菩薩之時,法會大眾之中有五百多位長者,共同在座聞法,而且都是大富長者,對於人民社會都成就以財佈施,所以亦來法會供養如來及諸聖眾。他們於三寶已有正信、正解的正見,但還是人天小乘之機,未能頓入心地無上菩提法門。因此、他們發起的報恩之念,聽了如來讚歎大乘心地法門──如來放光現相,金色光相中所說大乘苦行,因救濟眾生而代眾生受諸苦惱,都不願聞,亦不喜行。他們以為棄捨父母恩而不報,反而去代眾生受苦,這是在人倫上講不過去的。此種意見,在中國的儒家,亦謂從親而至疏,先親親而後仁民愛物,否則便以為不合乎倫理。諸長者的用意亦如此,以為父母之恩不報,反而去行菩薩行──代眾生受諸苦惱,這不是知恩報恩的所為。近人亦往往以此批評佛法不是人倫的,恰與此中意義相符。且進而以為就從了脫生死的出世法來說,假若遠離父母棄別妻子,乃至捨頭目髓腦,還要經過三大劫修八萬四千法門,才能超越生死苦海得大菩提,也不如趨向二乘道果之為好。因為辟支佛百劫,聲聞三生或六十劫,就可以得道果,而大乘菩薩必須經過三無數劫;這樣、豈不是得二乘果容易嗎?斷生死亦容易,祇要從五停心修習乃至涅槃,即可到安樂處,以此而度父母方名報恩。此報恩心,即是欲界人天乘法,亦通出世,故為五乘共法。這總是捨大向小,並且是以極小的人乘為立論根據。

 

己二  如來慰答

庚一  慰許

爾時、佛告五百長者:『善哉!善哉!汝等聞於讚歎大乘心生退轉,發起妙義,利益安樂未來世中不知恩德一切眾生。諦聽!諦聽!善思念之!我今為汝分別演說世出世間有恩之處。

世尊對於長者們報恩的議論,極其讚歎,並且安慰以善哉善哉。以其雖因聽佛說大乘苦行而心生懼退,然亦能發此妙義而使世人知恩報恩;故佛再三勸他善思念之,特為他們分別演說世出世間有恩的所在。

 

庚二  答解

辛一  標釋四恩

壬一  總標

 

『善男子!汝等所言未可正理,何以故?世間之恩有其四種:一、父母恩,二、眾生恩,三、國王恩,四、三寶恩。如是四恩,一切眾生平等荷負。

你所說知恩報恩的道理,是片面的,不使普遍完全的。就報父母恩而論,亦未完全明白。須知世間之恩有四種,所謂父母恩、眾生恩、國王恩、三寶恩。此四恩皆是平等荷負一切眾生的,個個眾生皆要報此四恩。

 

壬二  別釋

癸一  父母恩

『善男子!父母恩者,父有慈恩,母有悲恩。母悲恩者,若我住世於一劫中說不能盡,我今為汝宣說少分:假使有人為福德故,恭敬供養一百淨行大婆羅門,一百五通諸大神仙,一百善友,安置七寶上妙堂內,以百千種上妙珍膳,垂諸瓔珞眾寶衣服,栴檀沈香立諸房舍,百寶莊嚴床臥敷具,療治眾病百種湯藥,一心供養滿百千劫;不如一念,住孝順心,以微少物色養悲母,隨所供侍,比前功德百千萬分不可校量。』

『世間悲母念子無比,恩及未形,始自受胎,經於十月,行住坐臥受諸苦惱,非口所宣。雖得欲樂、飲食、衣服而不生愛,憂念之心恆無休息。但自思惟:將欲生產漸受諸苦,晝夜愁惱。若產難時,如百千刃競來屠割,遂致無常;若無苦惱,諸親眷屬喜樂無盡,猶如貧女得如意珠。其子發聲如聞音樂,以母胸臆而為寢處,左右膝上常為遊履。於胸臆中出甘露泉,長養之恩彌於普天,憐湣之德廣大無比。世間所高莫過山嶽,悲母之恩逾於須彌。世間之重大地為先,悲母之恩亦過於彼。』

『若有男女背恩不順,令其父母生怨念心,母發惡言,子即隨墮,或在地獄、餓鬼、畜生。世間之疾莫過猛風,怨念之微復速於彼,一切如來、金剛天等及五通仙不能救護。若善男子、善女人,依悲母教承順無違,諸天護念,福樂無盡。如是男女,即名尊貴天人種類,或是菩薩為度眾生,現為男女饒益父母,若善男子、善女人,為報母恩,經於一劫,每日三時割自身肉以養父母,而未能報一日之恩。所以者何?一切男女處於胎中,口吮乳根,飲噉母血;及出胎已,幼稚之前所飲母乳百八十斛,母得上味皆與其子,珍妙衣服亦復如是,愚癡鄙陋情愛無二。昔有女人遠遊他國,抱所生子渡殑伽河,其水暴漲力不能前,愛念不捨母子俱沒。以是慈心善根力故,即得上生色究竟天作大梵王。』

『以是因緣,母有十德:一名大地,於母胎中為所依故;二名能生,經歷眾苦而能生故;三名能正,恆以母手理五根故;四名養育,隨四時宜能長養故;五名智者,能以方便生智慧故;六名莊嚴,以妙瓔珞而嚴飾故;七名安隱,以母懷抱為止息故;八名教授,善巧方便導引子故;九名教誡,以善言辭離眾惡故;十名與業,能以家業付囑子故。善男子!於諸世間,何者最富?何者最貧?悲母在堂名之為富;悲母不在名之為貧;悲母在時名為日中,悲母死時名為日沒;悲母在時名為月明,悲母亡時名為闇夜。是故汝等勤加修習孝養父母,若人供佛福等無異,應當如是報父母恩。』

所謂父母恩,父有慈恩,母有悲恩,慈能與樂,悲能拔苦。與樂,是把你教養成人,給你種種家業、財物、學問、道德,使你自覺、自立、自治,這都是父恩之處,而母恩在拔苦方面尤大,如在幼小時期,有病及種種飢渴、寒熱諸苦惱事,而母一一能去其苦惱。其實父母都有慈悲之恩,不過在特勝的方面有父慈、母悲的不同罷了。在母親方面,慈悲的意義格外深切,往往在畜生之類只知有母,而人類在理性上才知道有父的恩在。社會上往往有忤逆不孝之子,不但不報父母慈悲之恩,而且不知父母慈悲之恩的所在,甚至有去殺害父母之生命者,這簡直比畜生還不如!假若能知母恩,即是菩提種子。因為要報母恩,對母即有親愛孝順之心,能把利己之心轉移到知報母恩心上去,則不會有極端利己的行動。因為知報母恩,即能稍去自私心而去孝養父母,即是人間道德的根本。由此推而廣之,菩薩心也就是如此,不惜犧牲個人的幸福,而去代眾生勞苦,使眾生得幸福。所以,大乘菩薩行是以眾生為父母,由大悲心而生起救眾生苦惱之事業。

西藏佛教所傳,修菩提心從修大悲心起,這有兩種辦法:一、將利己精神轉移到為法為人而利他,則大悲心自然生起;對公共利益,比個人還來得重要。二、知母恩而報恩,凡稍有知覺的人,乃至高等動物,皆可感覺到母恩,由母恩而推觀一切眾生皆曾為我之母,皆必要使之安樂,則非發大菩提心不可。所以若修大悲心,菩提心便會自然而生;否則,我愛障害,雖有知識亦不會應用到善的方面去,且反增長我慢等煩惱。若能修大悲心,自然能做出利人事業來,「無我」,不會僅是好聽的名詞。若能至誠勤修大悲心,我執的心也自然會消滅了,也沒有惡取空的病了,這才是發大菩提心的出發點。

今且再為種種比較,令知母恩之深重:假若有人以種種物品供養恭敬一切有學問、有道德諸超人者,不如一念住孝順心,以微少物品供養母親,到比前所供養諸超人等的功德要多百千萬分。這是顯現供養功德的大小  講到真正報母恩,縱使你每天割身上肉來孝養父母,亦還不能報父母一日之恩,因為初在母胎中,始經十月受諸苦惱,既出母胎之後哺乳長養成人;故這種恩德,報之難盡。中國向有的割股療親,亦是此類了。

世間人子,往往在生日歡樂,勝過平常。實不應以生日為歡樂,當知生我之日,即生母極苦之日,能作如是想,必可不作忤逆。若有拂逆母意處,使母生不安之念,那就很容易墮落;雖有金剛、天人亦不能救護。人生最有幸福的事,即是父母在堂,所以人生的幸福不幸福,以父母存留為標準。

父母之恩很多,報之難盡,與其向外去供養諸上善人,不如在家供養父母。古云家中有二尊佛,即父母之謂。以供佛供母,在福上沒有差別;唯要求出世的法,則非供佛不能。

 

癸二  眾生恩

『善男子!眾生恩者,即無始來一切眾生。輪轉五道,經百千劫,於多生中互為父母。以互為父母故,一切男子即是慈父,一切女人即是悲母。昔生生中有大悲故,猶如現在父母之恩等無差別。如是昔恩猶未能報,或因妄業生諸違順,以執著故反為其怨。何以故?無明覆障宿住智明,不了前生曾為父母,所可報恩互為饒益,無饒益者名為不孝。以為因緣,諸眾生類於一切時亦有大恩,實為難報;如是之事,名眾生恩。』

吾人從無始以來,流轉三界、五趣生死海中,輪迴不息。因之,各個眾生皆有恩於我,皆曾作過我的父母;眾生皆即父母,故眾生之恩即同父母之恩。因為曾為父母,所以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與現在父母一樣。往昔之恩未報,此生應該要報!

在世間往往有同類相殺,異類相殺,好像以我為刀俎以彼為魚肉,欲食則取食之,沒有悲憐之念。若知都有難報之恩,即非起大悲心不可。此眾生恩,即為社會恩:此中雖但由父母恩推廣來說,然社會恩應包括親戚鄰裏、師長、朋友、同事、同業、同學、同一國民、同一民族、同一人種、同為人類、同為有情等,這都是有極密切關係的。在有情方面說,牛代耕、馬代步、犬司夜、雞司晨,總之,凡是能互助增益的因緣,都要順其所需而為之資助,這才是報恩。由此,人類都要互相饒益,對於社會民族都要去施與利益。這種報眾生恩的心理,是人人皆要具足的。

 

癸三  國王恩

『國王恩者,福德最勝。雖生人間得自在故,三十三天諸天子等恆與其力,常護持故;於其國界山河大地,盡大海際屬於國王,一人福德勝過一切眾生福故。是大聖王以正法化,能使眾生悉皆安樂。譬如世間一切堂殿,柱為根本;人民豐樂王為根本,依王有故。亦如梵王能生萬物,聖王能生治國之法,利眾生故。如日天子能照世間,聖王亦能觀察天下,人安樂故。王失正治,人無所依;若以正化,八大恐怖不入其國,所謂他國侵逼,自界叛逆,惡鬼疾病,國土饑饉,非時風雨,過時風雨,日月薄蝕,星宿變怪。人王正化,利益人民,如是八難不能侵故。譬如長者唯有一子,愛念無比,憐湣饒益,常與安樂,晝夜不捨;國大聖王亦復如是,等視群生如同一子,擁護之心晝夜無捨。如是人王令修十善,名福德王;若不令修名非福主。所以者何?若王國內一人修善,其所作福皆為七分,造善之人得其五分,於彼國王常獲二分,善因王修同福利故。造十惡業亦復如是,同其事故。一切國內田地園林所生之物,皆為七分,亦復如是。若有人王成就正見,如法化世,名為天主,以天善法化世間故。諸天善神及護世王,常來加護守王宮故,雖處人間修行天業,賞罰之心無偏黨故,一切聖王法皆如是。』

如是聖主名正法王,以是因緣成就十德:一名能照,以智慧眼照世間故;二名莊嚴,以大福智莊嚴國故;三名與樂,以大安樂與人民故;四名伏怨,一切怨敵自然伏故;五名離怖,能卻八難離恐怖故;六名住賢,集諸賢人評國事故;七名法本,萬姓安住依國王故;八名持世,以天王法持世間故;九名業主,善惡諸業屬國王故;十名人主,一切人民王為主故。一切國王,以先世福成就如是十種勝德。

大梵天王及忉利天,常助人王受勝妙樂;諸羅剎王及諸神等,雖不現身,潛來衛護王及眷屬。王見人民造諸不善,不能制止,諸天神等悉皆遠離;若見修善,勸喜讚歎盡皆唱言:我之聖王!龍天喜悅,澍甘露雨,五穀成熟,人民豐樂。若不親近諸惡人等,普利世間鹹從正化,如意寶珠必現王國,於王鄰國鹹來歸服,人與非人無不稱歎。若有惡人於王國內而生逆心,於須臾頃如是之人福自衰滅,命終當墮地獄之中,經歷畜生備受諸苦;所以有何?由於不知聖王恩故,起諸惡逆得如是報。若有人民能行善心,敬輔仁王,尊重如佛,是人現世安隱豐樂,有所願求無不稱心。所以者何?一切國王於過去時,曾受如來清淨禁戒,常為人王安隱快樂。以是因緣,違順果報皆如響應。聖王恩德,廣大如是!

國王,是國民的主導者,能保護國土,能建立完美的國家,使人民安居樂業。因此,他能得人民的信仰,得人民擁護,這才是明主、聖君,非桀紂之輩可比。在民國,雖沒有國王,主權在國民全體而統治權寄於政府,則可稱為國民恩及國政恩。假若政府執政者,處理政治諸事得其當,則國內安定而外患自然不生;故各人之幸福,皆托賴於國,應當知恩報恩。

領導國民建立民主共和國家的元首,如美國華盛頓,國民稱他為國父;孫中山今亦稱為中華民國的國父。因為,他能建國安民,保護國土;在政治上能組織政府,施行政治法律,一切人民的權利都有保障。所以國民對於他有盛大的紀念,都懷其恩而思報答。假若人人都知要報國恩,即是國民愛國心的表現。

昔君主國的國王有大福德,在國界之內的山河大地,盡屬國王所有,而且一切以國王為根本,依國王而生。所以國王個人的福德,勝過一切國民,如梵王能生萬物。梵王,是小千世界之中的主宰者,他有六十劫的壽命。在小世界中,以梵王為最先生起,次生萬物;乃至小世界滅亡之時,先萬物滅亡,最後才是梵王滅亡。總之,梵王在小世界之中,先生而後滅。國王在國民中與國的關係亦然,國王能有公正的政治,在國內無論什麼恐怖都沒有。不但他國不能來侵害,國內也沒有叛逆之徒,也沒有飢饉之年,乃至星宿變怪現象等八種災難都沒有。所以,為國王者固應以人民的苦樂為苦樂,而同時為國民者所有的利益,亦應以七分之二歸為國有。假若為國王者沒有福德,國家有不幸的事情發生,其罪亦在於王,所謂「萬邦有罪,罪在一人」。若國王有福德,則鄰國和睦,國內之叛逆惡人亦即命終而墮地獄,不能為害。

今世界各國,因沒有福德之人執政的緣故,人民亦惡化了,損人利己的惡劣事情,差不多成為普遍的現象。所以國不國,民不民,互相爭鬥,互相慘殺,鬧得滿天風雨,遍地荊棘,不知道在精神上物質上犧牲了多少的代價!倘若真正的愛國,必須要以道德為前提。若應用道德於國際,我想國與國會互相愛護尊重,沒有互相慘殺的現象,國際戰爭也就無形之中消滅了,這就是治國之所在。既治國以道德前提,道德應以佛所說的法義為最高標準,所以我們要進而信仰瞭解、恭敬供養於佛的法義。

上面的三恩,都是就世間法而言的,所以人人都應當知恩報恩。談到報恩,便要以大悲為根本,非發菩提心而修菩薩行不可,所以下面即繼此而說三寶的不可思議恩德。

 

癸四  三寶恩

子一  標釋三寶

丑一  總標

『善男子!三寶恩者,名不思議,利樂眾生無有休息。是諸佛身真善無漏,無數大劫修因所證,三有業果永盡無餘,功德寶山巍巍無比,一切有情所不能知。福德甚深猶如大海,智慧無礙等於虛空,神通變化充滿世間,光明遍照十方三世。一切眾生,煩惱業障都不覺知,沈淪苦海生死無窮;三寶出世作大船師,能截愛流超昇彼岸,諸有智者悉皆瞻仰。

三寶功德,在各經論中俱有詳細之說明,但諸經論所明之三寶功德,各有隱顯和淺深之不同。本經中所講之三寶功德,直就三寶於一切有情所有之恩德而顯,所以今後諸人,若欲了之三寶對於有情所有之深恩,以及發心恭敬供養等,皆可依經而解釋也。

不思議,即是對前父母、眾生、國王、之三恩而言。因前三恩,其恩雖重,但仍屬世間有漏之法,是可思議,是可分別、測度、而此三寶之恩,超一切凡夫之所計量,非言語分別之能瞭解,所以三寶之恩為不可思、不可議、不可說、超出世間之法。而又遍在世間,利樂有情無有休息,故名三寶為不思議恩也。然此思議與不思議:亦及對待與非對待,有分別與無分別,有言說相與無言說。因對待者即世間之法,非對待者即出世間法;換言之,對待即是思議,非對待等即是不思議。所以此思議與不思議,亦攝盡一切世出世間之法也。是諸佛身真善無漏者,諸佛法身,從三無數劫修因所顯,一切有漏、業感、煩惱、結纏、之果皆永斷盡;所以唯識頌云『此即無漏界,不思議善常』。以顯因圓果滿,得菩提之法樂也。諸佛因地所行,乃修一切六度,四無量種種法門,在此三大無數劫中難行能行,難忍能忍,乃至頭目手足無不佈施;修盡一切波羅密門,斷盡一切三有業果,所以如來證至果地,則功德寶山巍巍無量,而非一切有情凡夫、聲聞、獨覺、菩薩之所能知。所謂福德智慧甚深無礙,猶如大海,等於虛空,而神通變化光明遍照,充滿世間,遍十方界,窮三世際,無有窮盡。但此三寶功德,一切眾生從無始來,即為煩惱之所蒙蔽,都不覺知;於自性之三寶功德亦不能了,所以沈輪苦海永無出期。世尊智觀洞照,為大悲心願傾動,憐湣有情,於是在此三界苦海之中作大船師,隨機設應三類分身,永息眾生生死苦海之輪。因此,一切眾生因佛悲智力故,即各隨機宜而得見如來之大化小化,隨類化三佛身也。故知三寶功德不可思議,不可言宣!一切眾生,因障所覆,不知報答;而在諸有智者,誰不瞻仰恭敬也!

 

丑二  別釋

寅一  佛寶

卯一  正說

『善男子等!唯一佛寶,具三種身:一、自性身,二、受用身,三、變化身。第一佛身,有大斷德,二空所顯,一切諸佛悉皆平等。第二佛身,有大智德,真常無漏,一切諸佛悉皆同意。第三佛身,有大恩德,定通變現,一切諸佛悉皆同事。

以下即正釋三寶,分為三段。唯一佛寶具足三身者,佛身開合,諸經論中各有不同:或唯為一,即法界身;或分為二,即自性身和自受用身為真身,餘為應身;乃至華嚴經中則說為十。今此經中以中庸義分為三身,即自性、受用、變化之三身也。其實所謂一身、十身乃至無量,亦即依此三身而開合耳。所以此經說為三身,最為正確而適當。

第一佛身以下,即以三德而顯三身。第一自性佛身,即是斷德所顯。自性者,即諸法之自性。此諸法實相之體,離絕言語、分別、計度,一切尋伺名相之所不能到,故此自性之身,在聖不增,在凡不減,無有生滅染淨去來之相。但非三無數劫因圓果滿,不能證之,所以聖凡自性雖同而在佛始名為自性之身。在凡不得名自性為身者,即因凡夫為二障所覆,結使所纏,於此諸法實相不能親證,不能如實了知,不得自在,故不名為自性身也。因此,自性之身即是斷二障、滅十纏,永盡一切有漏種法成大斷德。二空者,即是生空和法空之能顯智;所顯者,即是依能顯智所顯如如之真理。換言之,即觀此如如之理,必起二空之智;依此二空之智,即遣二執、除二障而顯得離言之法性也。所以二空智為能顯,而諸法自性真理為所顯;但必須智如不二,能所俱寂,始證得根本無分別自性身也。此自性之身,體遍法界,生佛平等,所以一切諸佛亦皆平等,共證此為清淨法界身也。

第二佛身以下,即受用身。此受用身智德所成,所謂四智菩提也。常者,即不受熏變,佛果所成無漏善法相續無間,故名為常也。熏變義者,即菩薩至最後金剛定時,仍有微細無明可斷,異熟生滅可空,大圓無垢可發,故有熏變;至佛果後,即一切圓滿,故名真常無漏也,然此真常無漏,常起應化妙用,度脫眾生,故此真常無漏之受用身,亦即有為無漏也。諸法法性之自性身,則無為無漏也。一切諸佛悉皆同意者,此明諸佛自受用身之用。各各恆審思量無我性故,各各遍滿法界,各各互不障礙,平等無二故。義如一室千燈,光光遍滿,光光互照,而此燈光各不障礙,亦不雜亂,所謂不一不異、不即不離。其亦一亦異、亦即亦離者,乃諸佛因地之所修、所行,所發誓願各各不同,故至果位自受用身,有此不思議事也。

第三佛身下,即是變化身恩德,所有隨機設化,利益有情故。定通變現者,此化身之用,完全利他,真所謂與樂、拔苦。此身起時,從妙觀察、成所作之二智,即現大化千釋迦身,小化丈六金身,八相成佛,以及隨類化身  然此變化之身,從實而言,亦即自受用身之所顯故。故三身體性,不即不離,無去來相;所謂佛佛道同,一即一切,一切即一,遍滿法界也。

『善男子!其自性身無始無終,離一切相絕諸戲論,周圓無際凝然常住。』

『其受用身有二種相:一、自受用,二、他受用。自受用身,三僧祇劫所修萬行,利益安樂諸眾生已,十地滿心,運身直往色究竟天出過三界淨妙國土,坐無數量大寶蓮華,而不可說海會菩薩前後圍繞,以無垢繪繫於頂上,供養恭敬尊重讚歎,如是名為後報利益。爾時、菩薩入金剛定,斷除一切微細所知諸煩惱障,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是妙果名現利益。是真報身有始無終,壽欲劫數無有限量,初成正覺,窮未來際,諸根相好遍周法界。四智圓滿,是真報身受用法樂:一、大圓鏡智,轉異熟識得此智慧,如大圓鏡現諸色像;如是如來鏡智之中,能現眾生諸善惡業,以是因緣,此智名為大圓鏡智。依大悲故恆緣眾生,依大智故常如法性,雙觀真俗無有間斷,常能執持無漏根身,一切功德為所依止。二、平等性智,轉我見識得此智慧,是以能證自他平等無二我性,如是名為平等性智。三、妙觀察智,轉分別識得此智慧,能觀諸法自相、共相,於眾會前說諸妙法,能令眾生得不退轉,以是名為妙觀察智。四、成所作智,轉五種識得此智慧,能現一切種種化身,令諸眾生成熟善業,以是因緣名為成所作智。如是四智而為上首,具足八萬四千智門;如是一切諸功德法,名為如來自受用身。』

『諸善男子!二者、如來他受用身,具足八萬四千相好,居真淨土說一乘法,令諸菩薩受用大乘微妙法樂。一切如來為化十地諸菩薩眾,現於十種他受用身:第一佛身,坐百葉蓮華,為初地菩薩說百法明門;菩薩悟已,起大神通變化,滿於百佛世界利益安樂無數眾生。第二佛身,坐千葉蓮華,為二地菩薩說千法明門;菩薩悟已,起大神通變化,滿於千佛世界利益安樂無量眾生。第三佛身,坐萬葉蓮華,為三地菩薩說萬法明門;菩薩悟已,起大神通變化,滿於萬佛國土利益安樂無數眾生;如是如來漸漸增長,乃至十地他受用身,坐不可說妙寶蓮華,為十地菩薩說不可說諸法明門;菩薩悟已,起大神通變化,滿於不可說佛微妙國士利益安樂不可宣說不可宣說無量無邊種類眾生。如是十身,皆坐七寶菩提樹王,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諸善男子!一一華葉各各為一三千世界,各有百億妙高山王及四大洲日月星辰,三界諸天無不具足。一一葉上諸贍部洲,有金剛座菩提樹王,其百千萬至不可說大小化佛,各於樹下破魔軍已,一時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如是大小諸化佛身,各各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為諸資糧及四善根諸菩薩等、二乘、凡夫,隨宜為說三乘妙法;為諸菩薩說應六波羅密,令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究竟佛慧;為求辟支佛者說應十二因緣法;為求聲聞者說應四諦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為餘眾生說人天乘,令得人天安樂妙果。諸如是等大小化佛,皆悉名為佛變化身。善男子!如是二種應化身佛雖現滅度,而此佛身相續常住。』

『諸善男子!如一佛寶有如是等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利樂眾生廣大恩德,以是因緣名為如來、應、正遍知、明行圓滿、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禦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善男子!一佛寶中具足六種微妙功德:一者、無上大功德田,二者、無上有大恩德,三者、無足二足及以多足眾生中尊,四者、極難值遇如優曇華,五者、獨一出現三千大千世界,六者、世出世間功德滿一切義。依具如是等六種功德,常能利樂一切眾生,是名佛寶不思議恩』。

以下重明三身,即是廣釋三身也。自性身法體遍滿,本無生滅,故無始終之相;性體離言,唯證相應,故絕一切戲論之相。周圓無際凝然常住,正顯法性身之遍一切法常如其性也。

次明二受用身。一者、自受用身,即諸佛因地善無漏業所感別報之總果。此別報總果,諸佛所證各別,因因地修行差別故。諸佛成佛果圓之時,即證此真自受用身。如世人所言之即身成佛,現通示相,皆相似成佛;唯成此自受用身,始為真成佛也。但此佛之真受用身,尚非一切聖人之所了及最後菩薩之可比擬,何況其他?十地滿心,即等覺菩薩。但諸經論中開合不同:開即十地外別立等覺,合即十地滿心位即等覺也。運身直往色究竟天者,諸佛成正覺時,皆往色究竟天,坐大蓮華,圓滿大覺也。出過三界淨妙國土,即於此色究竟天之上,現起超過三界淨土,乃成勝果佛也。坐無量數大寶蓮花下,即最後身菩薩三劫修因所得最後之利益也。以無垢繪繫於頂上者,即顯菩薩位中最高之頂,斷一分微細無明,轉成大圓鏡智,獲得菴摩羅無垢識也。爾時菩薩下,明菩薩成佛之現果。金剛定,喻堅利之義,即以此最堅利之定而破微細無明,破無明已即得大覺妙果,故名為現利益。是真報身有始無終,即成佛已則一切妙德無遺、無欠、無增、無減,展轉相續乃至盡未來際亦復如是,故名無終。然此真妙善果,唯佛獨有,故名真報身受用法樂也。四智以下,明此身即轉識所成四智。大圓鏡智,從喻為名,因鏡能普照萬物現諸色相,而此智相應之第八淨識,能持一切無漏根身,為一切功德之所依止,故名鏡智。又如明鏡能顯一切色物差別之相,如來第八鏡智之中,能顯眾生諸善惡業及諸菩薩信、住、行、向自他妙果,故名第八為鏡智也。又地上菩薩,觀諸法性,不能極了,即八地以上乃至等覺猶有蒙蔽,而唯諸佛獨自圓明,故又名大圓鏡智也。異熟識有三義,今空異類而熟無覆無記性故。平等性智,即轉第七識所成之智。因有漏之第七識,分別執著第八為我,常與四惑相應,故又名此識為我見識。轉此我見,斷煩惱障,得我空理,即證諸法自他平等無二我性,成平等性智也。妙觀察智,即轉第六分別心識所成之智也。分別識者,此識分別功能最為強勝,如他識只具自性分別,而此第六則自性、隨念、計度分別悉皆具足,故名分別識也。此識轉成淨智之時,即能觀  諸法自共等相,及於眾會前說諸妙法,普利群機也。自相,即五蘊法各別之自體;共相,即五蘊法共一苦無常等。成所作智,即前五識轉成。此五識轉成淨智之時,能現一切種種大化、小化、隨類化之無量化身,成熟一切有情。如是四智,為一切種種智之上首與根本,實則有無量智也。

第二、他受用身。他受用者,如來證自受用身已,從第七識之平等性智變起不可思議之大身,為地上菩薩說一乘法門,令諸菩薩受用法樂,故名他受用身也。八萬四千相好,即地上菩薩所見如來他受用身所具之德相。一切如來下,明如來說法隨機而顯,因十地菩薩各具智慧德相和斷煩惱之淺深不同,故對此菩薩即顯十種身也。如初地菩薩見第一佛身,坐百葉蓮花,聞百法明門;而二地菩薩即見千葉蓮花,說千法明門;如是展轉增勝乃至十地菩薩,即見不思議蓮花,說不思議法門:此即十身之差別也。又此十地菩薩,因聞法淺深之不同,故度生放光亦異:如初地悟百法明門,即於百葉蓮花現百葉世界,百一四天下,百一化佛,而百一化佛各偏滿百葉世界,利益安樂無量眾生。如是二地、三地乃至十地,展轉漸盛,則成不思議蓮花,不思議化佛,而各遍滿不可說之世界,利益安樂無量無數之有情也。又初地佛身百佛世界者,如大彌陀經所明極樂依正。第二地之千佛者,如梵綱經中之盧舍那佛身。乃至第十地之不思議身,即如華嚴經中彌勒樓閣不思議之境界也。如是十身下,即總說十地佛身,皆坐七寶菩提樹王而各成正覺也。

第三、變化身佛。變化身佛亦有三類:如一一華葉各為一「三千世界」等,即變化中之大身,為地前菩薩也。又如現八相成道、丈六金身等,即為二乘及人天說法之小化身也。其他,如在八部與三惡道中,則更有隨類隨形所變化之隨類化身也。如是化佛,亦各於菩提樹下,各成正覺,各度眾生。如是大小諸化佛身下,即敘因機說法之差別方便:如遇聲聞說四諦法,遇菩薩說六度法,遇緣覺說緣起法,為諸資糧四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