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3日 星期四

道在日常功用間





藍吉富老師曾經寫過一篇很精采的文章,談的是宋代默照禪的開山祖天童宏智」,和看話禪的開山祖大慧宗杲」的故事。

看話禪和墨照禪的宗風不同,看話禪的大慧宗杲禪師,其宗風非常嚴厲,而且他在前半生不停地喝斥默照禪,說其為「黑山下、鬼窟裡的邪禪」,然而對這樣的批評,默照禪天童宏智禪師從未對其做正面回應。後來不知道因為何種因緣,兩位禪師居然變成好朋友!也把自己的後事互相交代給對方。

默照禪的天童宏智禪師比看話禪的大慧宗杲禪師早往生,他在圓寂之前,請大慧宗杲過來以便交代後事。因為禪者對生死的態度就如遊戲神通一般,當作是吃飯、睡覺,根本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所以大會宗杲禪師見了天童宏智禪師之後,也沒有什麼慰問,出了禪房後,居然對宏智的徒弟來說:「你們老師就是這麼笨,才會搞到今天這個局面,他這一輩子都是笨鳥。」

後來宏智禪師聽弟子來報告這件事,便回答:「鈍鳥高飛易,靈龜脫殼難。」並遣侍者拿了一個錦和給大慧宗杲,請他有事時再打開,必有幫助。

宏智禪師圓寂後不久,大慧宗杲禪師患了惡性膿瘡,一直醫不好,忽然想到天童宏智的錦盒,便將錦盒打開,裡面是一堆棉花,大慧宗杲就用這些棉花來沾膿。當棉花用盡時,大慧宗杲也圓寂了。

詩人陸游與兩位宗師都是好朋友,這是他記載下來的故事;也因此,禪宗評論天童宏智禪師是「如愚如魯,機關不露」。

藍吉富老師認為,大慧宗杲禪師身為看話禪的開山大師,在面對自己不熟悉的領域時,也難免只見一偏(指他喝斥默照禪),也因此他說:「真理大海,即使悟者,只取一滴。」我們不應以為一滴就是全部,見別人與我們不同,就認為是錯的。

過去禪宗曾言:「道在日常功用間」;如果不能在日常功用間也顯現悟道風光,落入邪禪或盲人騎瞎馬的情形就會很嚴重。何況禪宗又說:「徒訪師三年,師訪徒三年。」主要即在闡釋互相勘驗的重要性,而勘驗就是我們所說的正之見,它在了解生命與修行上,實在是非常重要的觀念。

這個故事,一是要我們修行不可先心存偏見,二是要明辨善知識。這兩個重點都是在觀念問題上;唯有觀念正確了,路才不會走偏。而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是修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