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9日 星期三

以歷史為師: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這一篇文章是Forbes(富比世)進期最新的內容,因為有中文版,我們就直接看中文版內容。

  最近經濟問題很嚴重,不只是國內,國外也是,可說是繼上一次七O年代的石油危機後,再度面臨嚴重的經濟問題。而經濟的問題,是一個社會文化與人類活動的表象呈現,它也會持續影響著社會文化與人類活動,互相循環不已。

  分析以下的商業問題,不外乎是目光短淺、道德敗壞、貪婪與無知,而這些問題,總是在歷史上,一次又一次的出現,人類好像總是無法記取這些教訓。不過這就是生死輪迴的本質,一切的問題都建立在我執的貪染上。

  以歷史為師,將可以發現許多問題的本原都是相同的。若要有良善的循環,我們就要試著去學習看清事情的真相,這也是佛陀教導我們的止觀功夫,則如此可以: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

富比世:史上最大的商業過失

forbes 更新日期: 2008/03/18 17:18 撰稿人:Melanie Lindner
富比世:史上最大的商業過失

一位智者曾經說過,不懂得吸取歷史教訓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轍。

企業家們將需要依靠所有來之不易的智慧結晶來爲來年指引道路——衆所周知,其中極具挑戰性的就是要應對日益加劇的信貸危機和潛在的經濟衰退。

鑒於這些危機和上述格言,我們仔細研究了過去四個世紀以來財富損失和機會錯失方面最大的商業敗筆。這些經歷發生在從科技到房地産等衆多行業。市場誤測、目光短淺以及道德敗壞是主要的失敗因素。以現值美元計算,這些失誤所造成損失的總價值已經達到了數萬億美元。

圖片:10大商業敗筆

圖片:企業面臨的最大風險

圖片:美國未來科技的“孵化器”

圖片:可以立即從事的行業

圖片:10大最賺錢行業

公平地講,一些重大失誤是根本無法預料的——而且這些重大失誤較其他失誤必然更具劣勢。以迦南當地人爲例,1626年,他們以很低的價格出售了現在的繁華地區:曼哈頓島(當時稱爲新阿姆斯特丹)。許多紐約人將該島嶼譽爲“宇宙中心”。據全球性商業房地産公司高緯物業 (Cushman & Wakefield) 的 Matthew Mondanile 估計,該島嶼目前價值整整一萬億美元。

另一項目光短淺的交易是,後來荷蘭人將新阿姆斯特丹出售給了英國,而換來的卻只是現在南美的一個小國家蘇里南共和國,國內生産總值僅爲29億美元。

在錢財方面,拿破侖可能比迦南人更有遠見,但或許也好不了多少。追溯到1803年,這個小帝王正拼命捍衛法國的新世界 (New World) 征服地,包括後來成爲奴隸起義中心的海地。雖然該島嶼很狹長,但拿破侖並不願意放棄。正如之前所討論的,他提出出售整個路易斯安那地區,而不僅僅是新奧爾良港。

他的要價是1500萬美元——每英畝3美分——相當於現在的2.84億美元。Mondanile 指出,該地區(現在包括美國15個州和加拿大兩省的部分領土)的現值約爲7500億美元。而海地呢?在法國簽署出售合約後不到一年,海地就贏得了獨立。

好,就算在戰爭熱中很難做出客觀的決定。那么在時局穩定、機會充裕的時候呢?

20世紀50年代中葉,憑藉極其成功的雷鳥 (Thunderbird) 起步的福特汽車 (Ford Motor) 想開發一種新車型,與通用汽車 (General Motors)的奧茲莫比 (Oldsmobile) 抗衡。(福特林肯 (Lincoln) 已經實現了這一目標,但是福特又再次把矛頭指向了通用的高端産品凱迪拉克 (Cadillac))。福特的方案是推出以創始人亨利-福特 (Henry Ford) 之子的名字命名的 Edsel。儘管廣告鋪天蓋地——包括一個名叫 The Edsel Show 的電視專題節目——但是 Edsel 最終還是成爲了汽車業歷史上的一大敗筆。福特的失敗主要歸咎於三個方面:車型(這款汽車與福特的其他車型並無太大差異)、大小(太大,而當時消費者的喜好正趨向於緊湊型汽車)以及價格(起初打算將價格定在介於林肯和低檔車水星 (Mercury) 之間,但是 Edsel 的實際價格卻低於水星的價格,因此使消費者産生了誤解)。在1959年11月19日 Edsel 停産之前,福特在 Edsel 上虧損了3.50億美元(以20世紀50年代的美元值計算)。

後來福特起死回生了,但卻留下了慘痛的教訓。美國西北大學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凱洛格管理學院 (Kellogg School of Management) 的管理與組織專業教授 Adam Galinsky 表示:“這是一個需要遠見卓識的典型事例。如果企業不考慮外界觀點來對消費者的需求進行客觀的評估,那么他們的産品就會存在失敗的風險。”

接下來便是安然 (Enron) 了。這家現已聲名狼藉的位於休士頓的能源企業曾創建了多家海外公司來掩蓋鉅額虧損——這樣一來,即使仔細查看該公司含糊不清的財務報表,仍很難看出問題。2001年夏季,分析師對該公司很不看好;安然在年底便提出了破産申請。該公司目前分文不值,而其主要高層,包括首席運營官傑夫瑞-斯基林 (Jeffrey Skilling) 和首席財務官安德魯-法斯托 (Andrew Fastow),也都因證券欺詐與內幕交易罪而鋃鐺入獄。

肆意欺騙與貪婪也是重大過失嗎?如果你考慮到安然在該事件發生之前是一家擁有天然氣管道等實際資産的合法能源企業時,它就是重大過失了。此外,如果你考慮到那些把退休後的生活都寄託在目前一文不值的安然股票上的數千名員工時,安然的“瓦解”也是一種災難性的過失。

讓我們牢記這些較爲繁瑣的規章管理形式的欺詐所導致的嚴重後果以及那些正直的企業家爲此付出的沈重代價。事實上,損失遠不止安然破産所招致的780億美元的市值損失。

縱觀歷史,最大的過失者當屬全球央行的銀行家。像美聯儲 (U.S. Federal Reserve) 主席本-伯南克 (Ben Bernanke) 這樣的銀行家有權通過打開或關閉“信貸龍頭”來推動或抑制全球經濟的發展。

查爾斯-韋蘭 (Charles Wheelan) 在他的《赤裸裸的經濟學》(Naked Economics) 一書中寫道:“20世紀20年代和30年代拙劣的貨幣政策導致了長期的通貨緊縮(物價下跌)並引起了全球動蕩。”199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 Rubert Mundell 論證了這一觀點。

Mundell 的論點是:“如果黃金的價格在20世紀20年代末有所提高,或者,如果主要央行實行政策來穩定物價而非堅持黃金標準,那么就應該不會發生經濟大蕭條、納粹革命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了。”

這些只是挑釁字眼。倘若運氣好的話,伯南克和全球央行就不會上榜了。

首5大商業敗筆

福特汽車 過失:The Edsel - 損失:25億美元,查看圖片

摩托羅拉 < Motorola>過失:投資銥星 - 損失:80億美元,查看圖片

安然高層 < Enron Executives>過失:貪婪與欺詐 - 損失:930億美元,查看圖片

俄國沙皇亞歷山大二世 < Czar Alexander II, On Behalf Of Russia>過失:出售阿拉斯加 - 損失:1000億美元,查看圖片

施樂 < Xerox >過失:未推廣 Alto 電腦 - 損失:1070億美元,查看圖片

查看其他商業敗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